1 2 3
首页 >> 文学
籍满田:瘦马单衫十八盘
来源:发展导报    日期:2019-09-11    
 ——访赵树理文学奖得主、林鹏先生草书展策展人籍满田先生

籍满田:中国作家协会会员、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、山西省电力作家协会副主席。其著作有长篇小说《曾家兄弟》、长篇自传体小说《晴

籍满田:中国作家协会会员、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、山西省电力作家协会副主席。其著作有长篇小说《曾家兄弟》、长篇自传体小说《晴雨路干湿》、长篇纪实《滇缅之列》和《大湄公河》(后两部长篇,与其好友黄风合作)。林鹏先生给籍满田的题字。林鹏先生给籍满田的题字。

“吟罢清风起,荷香满四邻。”近日,林鹏先生草书展在太原鸣谦书院开展,山西文化界名人张石山、韩石山、鲁顺民、黄风等参观了林鹏先生的草书作品后连连称赞。

林鹏先生草书展的成功离不开策展人籍满田的辛苦付出。

籍满田架着一副眼镜,学者模样,诚恳谦逊,语调沉缓,有着传奇的经历。他曾经当过国企一把手,也曾经露宿街头,他曾经经商赚过几千万,也曾经去澳门赌场输掉了几千万,他曾经风云显赫,也曾经妻离子散,最终回归文学创作。

他曾一边打工一边写作,创作出20万字自传体小说《晴雨路干湿》发表在《中国作家》杂志;他和黄风老师合作的《滇缅之列》获赵树理文学奖;与黄风老师合作的重磅力作《大湄公河》在美国、加拿大、日本连载。

己亥盛夏的午后,清茶一杯,在一曲他最喜欢的《卡门进行曲》之后,开始了我们这次访谈。

记者:籍先生,您好。什么缘由促使您去办这样一个书法展览?

籍满田:首先是我对林鹏先生的崇拜,林鹏先生不仅是一个大书法家,而且是一个真正的文化人。近三年来,我拜访林先生近百次,他很健谈,滔滔不绝,从先秦文化讲到傅山王铎,从帝王将相讲到卢梭罗素。有时候讲抗日战争、解放战争、抗美援朝战争,更是了如指掌,因为他亲历过这三场战争。林先生讲的内容很宽泛很难懂,我每次回家后都得查资料做笔记,已经有20多万字。这次展览,不仅展出林鹏先生的四十幅草书作品,而且展出林先生的著作十余种,目的就是让更多人真正认识这样一位大家。

记者:当下有一种“丑书”流行,据您了解,林鹏先生是如何看待这种现象的?

籍满田:泥沙俱下,鱼龙混杂。林鹏先生对当下许多炙手可热的“名人”字画看不上,他认为真正练书法的必须临帖,不能胡写。他一贯主张写字先做人,一幅很好的书法作品,是用心创造出一个美好的高水平的自我外显,一个名利心很重甚至迫不及待的人,字里必然有一种装腔作势和焦躁不安的情绪。从前的大家绝不轻易动笔,而是仔细谋划,创作之难现在的人很难达到,一蹴而就的东西是不能登上顶峰的。林鹏先生有一枚图章,刻着“圣人氓”,圣人氓是《孟子》里的一段话,“闻君行圣人之政,是亦圣人也,愿为圣人氓”,书法家要有圣人之心,才能成为一代大家。他说,“写字首先是读书人的本分,不是表演艺术,不读书单练书法,只能是工匠”“古来大书法家无一不是大学问家”。林鹏先生是一位胸怀万卷的睿智学者,有着深厚的人文修养,他卓然超群的书法艺术与他的学识是密不可分的。熟悉林鹏的人都知道他的书法更多得益于他多年来的潜心阅读,“你如果想成为一个真正的书法家,你就要首先成为一个文化人;你如果想成为一个真正的文化人,除了读书再没有别的办法”。

记者:这次展览最大的收获是什么?展览结束后如何继续宣传林鹏先生的思想和书法艺术?

籍满田:这次展览,共接待观众四五百人,每个人看到林鹏先生的书法作品和著作都感到震撼,张石山先生说:“林鹏先生是当代傅山,是山西文脉之所在”。书法展只是一个平台,书法展结束后我将多渠道多方位宣传林鹏先生,本人购买了大量林鹏先生著作免费赠送给感兴趣的年轻人阅读。

记者:您与黄风先生合作的《大湄公河》创作完成后,受到评论界的广泛关注,在国外多个有影响力的华文媒体刊发,什么因素吸引您和黄风先生将目光投向了那块土地?

籍满田:写《大湄公河》,我和我的老师黄风先生整整用了五年时间。光天化日之下惨绝人寰的屠杀,13条鲜活的生命,瞬间撒手人寰,让人痛断心肠。写作中,我们时时都有一颗备受煎熬和痛苦的心。如果说写作动机的话,应该是良心吧。因为是国际题材,受到国外华文媒体的追捧,对我们是一种鞭策。

记者:您与黄风先生合作的另外一部作品《滇缅之列》获得赵树理文学奖,谈一谈写作初衷。

籍满田:毒品之害,罄竹难书。清剿毒品,危险重重。那些献出生命阻挡罪恶的人,那些功绩卓著、忠于职守的警犬,却鲜为人知。《滇缅之列》涉及到缉毒战士、缉毒警犬、毒贩和毒品等,这些对外界而言神秘奇特的“人与物”,我们一个故事一个人物去刻画,走进战士们的内心世界,发现他们身上的闪光点,展现出缉毒战线的英雄群像。

记者:您创作的长篇小说《晴雨路干湿》是自传吗?

籍满田:《晴雨路干湿》中大部分是我的人生经历,我年轻时经商办企业,积累了不少财富。后来在国有企业上班,并担任经理。有一年,去澳门赌博欠下巨额外债,辞去公职,流落街头,蜷缩在立交桥下,惊魂不定,徘徊在自杀的路上。后来在亲人和朋友的帮助下,我振作起来,从小商小贩干起,陆陆续续还清债务,洗心革面,重新做人。我把这段经历写成《晴雨路干湿》。

记者:能从深渊走出来的人肯定是个坚毅的人。您坠入深渊后,靠什么站立起来?

籍满田:我的前半生幸福无忧,39岁时人生逆转,身无分文,露宿街头,五味杂陈,满腹酸楚,在黑暗的隧道中爬行。有一年年关,带着八旬的父母在外躲债,内心苦痛难以言说。巨大的精神压力使我夜不能寐,惊慌失措,以泪洗面。多舛的命运击打着我软弱的性格,迫使我对人生进行了一次最深刻的反思和最艰难的抉择。如果患得患失,怯懦无为,结果是接受冷酷的失败。如果咬紧牙关,挺身而起,一搏到底,生活或许会有转机。我对身心进行了一场严酷的“内斗”,无情地抛弃昨日的自己,脚踏实地,一步一步往前走。别人坐着我站着,别人站着我走着,别人走着我跑着,以全部的智慧和精力处理好眼前的事,争分夺秒地与时间赛跑。我学会一种能力,一种等待的能力,一种能置别人所思所想于不顾的能力。这种能力是一种韧劲,一股倔强之气。以挑战的姿态抓住机遇,以唾面自干之忍等待时机。坚持,再坚持,那些艰难的时刻最终离我而去。

记者:风雨之后见彩虹,这可谓“苦尽甘来”。写好文章不是一朝一夕的事,但您从发表作品到加入中国作家协会只用了十年时间,是如何做到的?

籍满田:上世纪 50年代,我的父亲从师范毕业,60年代当校长,家里藏书颇丰。少年时期的我就开始阅读《三国演义》《三侠五义》《东周列国志》,一本老旧的《康熙字典》被我翻过几十遍。初中毕业就背会十三篇《孙子兵法》。1990年临汾电力技校毕业后,进入电力系统从事文秘工作,有了充裕的时间,开始涉猎历史、文学、哲学,包括佛学之类书籍,业余时间喜欢写日记,记读书笔记。这种习惯延续了二十多年,日记笔记已经有六百万字,为我从事文学创作奠定了基础。比如《晴雨路干湿》大部分内容来自日记。如果说我写作有秘诀的话就是多读书写日记。

记者:这次展览,林鹏先生为您题写了“黄茆白雾三千嶂,瘦马单衫十八盘”这首诗,是有感而发吗?

籍满田:我很喜欢这首诗,所以在展览中放到醒目的位置。人活一辈子,潮起潮落,坎坎坷坷,食五谷杂粮,遇三教九流,遭百事烦心,各有各的难处,谁也不必笑话谁。看某些高官大吏,今日掌声雷动鼓瑟齐鸣,享尽人间荣华富贵,明日就身陷囹圄家破人亡,你那点儿鸡毛蒜皮的难,就不值一提了。人生不会一帆风顺,注定要尝遍酸甜苦辣,瘦马单衫十八盘对人生来说是经常发生的事。人生有许多无法预料的伤悲,就宛如层层乌云,铺天盖地下来,一定要撑得住。冬去春来,大自然以其不朽的秩序轮回着,人不可能永远处于顺境,也不可能永远处于逆境,要懂得风雨过后必见彩虹。当身处逆境生不如死时,要想起一句话:好死不如赖活着;当经济困顿万般无奈时,要想起一句话:自从拿起讨吃棍,再没受过穷。苏东坡一生奔波劳碌,颠沛流离,但他以乐观的态度去看待人生的所有难处,把忍受变为享受。在他旷达的胸中,连生病也不是烦恼事:“因病得闲殊不恶,安心是药更无方。”迷雾重重,困难像浪涛,一波退下一波又起,但我瘦马单衫十八盘,最终要到达理想的彼岸。(发展导报 李江)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