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 2 3
首页 >> 书法
论书辑要(一)
来源:中国文化报    作者:朱中原    日期:2019-09-17    
   
  《元氏墓志》河南图书馆藏石

  
  习钟王小真书

  莫如习北魏墓志

  真书以六朝为鼎盛,隋以后则趋于衰退,六朝小真书中又以北魏墓志最具代表性,北魏墓志中,则以洛阳所出“龙门体”书风为最具代表者,其笔法之完备,体格之高妙,迥出于唐人,可谓千碑千面。今人习小楷,动辄描摹钟王之形。实则钟王小真书,至今无一真迹,故今人所学之钟王,只能是伪钟王。而洛阳“龙门体”真书,恰受钟王书风影响,又参以篆籀及分隶之法,谓其传钟王之衣钵,亦不为过。钟王真书今已绝迹,然于六朝碑志中,尚能窥其真面。

  习碑当融书卷气于金石气

  今之习碑者夥矣,然今人笔下之碑,方头方脑,或尖头尖尾,欲求其所谓的刀味。不然,动辄《张玄墓志》,致千人一面。实则北魏真书中,笔法可颉颃《张玄》者比比皆是。吾观六朝碑志,虚和冲雅,笔画圆融,恬淡遒媚,已有南朝书风影子,而绝非今人尖入尖出、描头画角、粗鄙荒率的假魏碑书法。

  故欲求魏碑消息,不必动辄《张猛龙碑》《张黑女墓志》《魏灵藏》《杨大眼》,举凡魏碑,如《高植碑》及诸《元氏墓志》等,皆经典中之经典,大凡皆先写后刻,先由书家书丹,再摹勒上石,非一味刀刻之方笔,而是方圆并济,虚和冲淡。故真正的碑学,是化方为圆,化金石气为书卷气,此一点,清人已有经典范例。碑刻书法是书家与工匠的共同杰作,故首先是书家的毛笔书丹,其次是工匠的刀刻创作,而今天学碑的所谓碑学书法,则是由书法家创作,自然是由毛笔书写的,应该首先体现毛笔书法圆润的特性,而非方头方脑的刀刻书法。以毛笔刻意追求刀刻效果,反是不佳。

  碑以方笔为主,然须于方笔中融入圆笔,于真楷中融入隶笔,求不齐之齐,齐之不齐,于整饬中求奇肆,于奇肆中求整饬,于直笔中求曲笔,于曲笔中求直笔,虚和冲淡,圆融无碍,方能得其嘉者也。吾观六朝之碑,莫不如是。方圆兼施,金石气与书卷气合而为一。今之习碑者,须于金石气中求书卷气,方能入于佳境。

  学百家不如学一家

  任公书从唐人欧阳询出,虽谓任公亦是北碑名手,然其底子仍是唐人。今人动辄言超越某某,超越清代民国,实际远未逮。言超越者,盖因今人取法广博,无论北碑南帖,无论秦汉魏晋石刻、摩崖、墓铭、砖瓦、陶文、权量等,皆有所取,此乃客观原因,今人所见,则古人未及见也。故今人之书,超越古人乃是正常,不超越乃不正常。但问题的关键是,今人岂止不能超越,而是笔法衰退远甚,故只能胡乱造型、胡乱变法。取法广泛不等于艺术造诣就高。古人学书,多专取一家而能成家,今人学书,如专取一家,恐被人耻笑学艺不广,实际这是误区中的误区。书道之妙,乃在于精一而通百,故学一家乃能通百家,此乃善书善学者也。学百家而不精,不如不学。故今人之弊,非在不广,而在不专不精不善取法。不是说学了百家就成大师了。康南海专取《石门铭》,钱南园、何子贞专取颜鲁公,曾文正专取大小欧阳,邓完白专取汉篆,郑孝胥专取苏子瞻,吴昌硕专取《石鼓文》,马一浮专取《圣教序》,皆能成一世之雄,皆是专学之故。然专学不等于固守,专学要在能变,变则通,通则达,达则造于高明矣!
猜你喜欢